想要当皇帝,这么做就有戏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6 09:45:3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意外的看了看房价,最贵的,确实已经涨到将近20万一平了。

是什么样的房子,值这个价钱?

学区房,房子带个学位,就能卖到这个价。


逻辑应当是这样的。

学区房,能够进去所谓好的学校,得到所谓良好的教育,考入良好的上一级学校,将来捞个好文凭,做一份光鲜的工作,过上好生活。

如果只是如此,这还是市场经济的范畴。


不过实际上可能并非如此简单。

辣么贵的要死的学区房,进入了学校,也许构筑的是一个金贵的社会圈子。

说直接一点,就是富人区呗。

这也许就不是简单的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了。


古代有个傻皇帝,晋朝晋惠帝,臣子向他报告,天下老百姓已经没法吃饭了,他反而问:他们为什么不吃肉?

你们知道的,晋朝,50年就亡国了。

如果你生来富贵,这当然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但是你若不知窗外事,以为全世界都富贵,幸福可能会变成悲哀。


雪糕先生不反对富人区。

通过符合伦理道德的个人奋斗,实现了财务自由,这不仅不应反对、敌视,而且应当被认可乃至推崇。

至于合法与否,这个我倒不会特别计较,毕竟法律和道德并不是等同的概念。


我所希望的是,富人,随着财富的增长,你的良知和社会责任感,也应当相应的增长。

富人和穷人,当然是无法平等的,一边大鱼大肉一边只能萝卜青菜。

但是每个人的基本人权、尊严,都应当得到尊重。

并且,整个社会的富裕和进步,才是富人们最应当追求和希望的。


若非如此,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转移资产、或者直接移民到外国去。

而调查显示,真正的有钱人,反而不会把身家押在目前的国内房产上。

他们非常清楚,情况并不是那么乐观和安然。

如果社会真的更加公平和正义,目前一部分的富人,也许根本就无法在中国待下去了,至少他们的营生是无法再继续了。


回头再说说上面的房价。

在这个案例中,房子根本就不是作为房子,而是作为学位的附属而存在。

而且我们完全可以作这样一个假设:

这房子应当是大约12年一转手(小学+中学),甚至更短的时间。

从经济意义上来说,只要不再需要它的学位功能,就没必要留在这样的房子里了。

而我所以为的事实是,你若是买得起这样贵的房子,你的活动范围,也绝对不会只局限在某一个小区或者某一个社区,对吧。


由此,我们还可以推测:

(1)买了学区房进而得到学位的人,也许本身并不住在这里;

(2)拥有学区房而并不需要学位的人(没有适龄儿童),也许会把这个学位转让给别人。

这两种情况,应当都是在推动学位、进而学区房价格的上涨。

前者造成房源的紧张,后者造成学位的释放不透明。


我知道优秀老师的厉害。

但还是非常好奇,是不是隔了几条马路,另一个学校的水平,就真的能烂大街了?

如果是这样,是学校的问题,还是社会的问题?

而更令人费解的是,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发生在并不缺乏资源的深圳呢?


也许,这就是一盘大棋。

若不是方方面面的限制、纠缠,房价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学位又怎么会变得如此稀缺呢?

像我上周说的,若是早些把基础交通做好,在东莞惠州住的舒服方便,深圳的房价还能这么贵吗?


这样的问题不解决,在贫富分化日趋严重的这个时代,还可能造成更尖锐的阶层对立。

作为一线城市,深圳也许还不至显得那么尖锐,可是你如何给二三线城市作一个良好的示范呢?

我们的乡村正在荒芜,曾经的简单和淳朴,被城市的冷酷和狡黠围追堵截,愈发遥远。

城市,如果只是徒有其表的繁荣,却实质上道德沦丧,富裕还有意义吗?


本文最后,给富人们一个建议,

你们应当去买下市长、省长们住过的房子,说不定下一个市长、省长就是你儿子闺女。

再幸运一点的话,说不定还能买出个国家领导。

就算是当皇帝,说不定也有戏哦。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