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直找的小孩找到了,但是他已经死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2-18 10:02:1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国 辉 先 生 拍 摄  


2016\ 9 \ 6  小雨.


  快要下班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这个消息,前几天在登在各大微信公众号的寻人启事,小孩已经找到了,但已经死了。





就在9月4日的那天,腾讯新闻出了一条这样的消息。


惠州一男生开学第一天失联,家长称几天前孩子不满意理发效果,哭诉发型无法见同学...




看到新闻的时候,以为小孩已经找到了,原来还是没有找到,只是想不到后来是这样的结果,如果可以选择,宁愿是媒体的一次炒作,但用这种手段,拉阅读量,那也太残忍了...


奔跑在湿漉漉街道的公车承载着一波又一波回家的人群,沉重的背包,疲惫的身体,又将进入另一个空间。


每一个人的骨子里都会有一个反抗和抵触,然而我们总喜欢把这种反抗和抵触,称为(叛逆) 这个周期就叫做叛逆期 。


还在叛逆期的时候,总喜欢和我妈对着干,那怕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就是都要吵赢,吵不赢那就冷战,反正我最擅长的就是不说话了,(起因是她把我的养的小鱼全倒了,就为了一个桶。然后我的鱼全部的死在了阳台上了。大吵了一架后。已经快两个月没和她说话了...


一直都忘不了是那个周六小伙伴来我玩,那天我妈在家,我妈突然就对着我的小伙伴哭诉起来,控诉我一 一的罪状。


那个时候,她以为的是一个桶,我认为的是整个世界受到了侵略,现在想想也不过是一个桶,那个世界早就随着时间改变了。


我现在已经不和我妈吵了,也不爱争强好胜了,赢又怎么样,争一时的快感,愉悦感、却伤了一颗心,这个世界最厉害的武器不是刀子不是原子弹,而是语言,是我们吐出来的每一个字。


记得读书的时候,管我妈要5块钱买拖鞋,她死活不肯,那个时候我说以后再也不会跟你要一分钱。


我做到了,真的没有伸手要一分钱,那怕有一年就快要饿死在深圳了,我记得那个时候身上只剩下100多块钱,学校的工作是不包吃的,那个时候宋队问我要不要充饭卡,押金20最低充100,你给我120我去帮你充,我说不用了,深圳福田消费不算低,在淘宝买了一个电饭锅几十块,买了点米,锅还没到的日子,每天就点一个在那个片区最便宜的蛋炒饭,中午吃一半不能吃完,吃完了晚上就没得吃了,有的时候真的会饿到很想哭,很想哭,锅到了的日子,煲点白饭,2块钱的大白菜够吃一个星期,超市白菜很贵,所以每次都跟那对开着小车过来卖菜的夫妻买,他们家的菜比较便宜。


那个冬天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口热饭吃了,因为我每天只能吃冰冷的白菜和冰冷的米饭。


记得那年中秋节,一个人值班,突然有人敲门,赵姐给我送了一个月饼和两片柚子,我不爱吃甜食的,那是我此生吃到最好吃的月饼,还有点咸,因为是带着眼泪吃的,可能你不能了解那种孤独,上班是你一个人工作室,下班是你一个人的宿舍,突然有一个人记得你,这一份温暖已经陪我度过了好些年了。


每个叛逆期都是个性的标签,它是属于阶段性的,等这个时期过去,你就不在那么的尖锐,就会变得包容。


很庆幸我所遇到的人,因为是他们教会我如何怎么样去和人相处,怎么去考虑别人感受,还有怎么去温暖别人。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