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仙往事 | 学医和从医时期的孙中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9-21 10:08:0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孙中山学医期间是老师最器重的学生,第一年行医的收入可再开五家医馆。接生、治牙疼、取结石,这些都曾是世纪伟人孙中山先生的看家本领。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院本部内有一座纪念碑,碑正面刻有“孙逸仙博士开始学医及革命运动策源地”十七字铭文,侧面刻有“中华民国二十四年十一月二日纪念大会立”字样。



✎“孙逸仙博士开始学医及革命运动策源地”纪念碑


这块立于1935年的纪念碑是岭南大学校董会为纪念博济医院建院100周年和孙中山学医50周年而设,它正对着院门外的珠江,铭刻了孙中山早年杰出的学医、从医经历。


1886年秋,孙中山进入博济医院附设的南华医学堂学习。博济医院是今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前身。1835年美国传教士伯驾(Peter Parker)在富商伍秉鉴的资助下于广州新豆栏街(今十三行)购得一块地皮,随后在此开办眼科专科医院,这是中国第一家西医医院



✎博济医院


1855年伯驾回国,将医院交给美国医生嘉约翰(John Glasgow Kerr)管理。1856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眼科医院被焚,嘉约翰几经周折在今珠江北岸仁济路购得新址,并于1865年重建医院。1866年,医院附设的博济医学堂成立,这是中国最早的西医学校。1879年,博济医学堂改为南华学堂,并招收女学生,开我国女子学医之先河。


博济医院学习时期的孙中山


1886年,孙中山到博济医院南华学堂读书,他住在哥利支堂十号宿舍,班上共有男生12人,女生4人。由于孙中山青年时代接受了西式教育,又有在海外生活的经历,他在博济学医期间即展现出了非常独特的一面。



✎孙中山先生在博济医院求学期间居住过的哥利支堂十号


起初,医院考虑到中国有“男女授受不亲”的传统,禁止男生到产房做接生实习,孙中山于是对嘉约翰院长说:“学生毕业后行医救人,遇有产科病症也要诊治。为了使学生获得医学技术,将来能对病者负责,应当改变这种不合理的规定。”嘉约翰院长欣赏孙中山的观点,采纳了建议,此后男生也能参加产科实习。



✎嘉约翰(John Glasgow Kerr,1824-1901)


孙中山虽然长期接受西式教育,但他依然拥有扎实的国学功底。在博济学医期间,他买了全套的二十四史放在宿舍。同学们嘲笑他购书只是当做摆设,有一天,一位叫何允文的同学想为难孙中山,便从书架上抽出二十四史中的一册考问其中内容,孙中山回答准确,分毫不差,何允文又试了几册,他皆能做到对书中内容烂熟于心。


后来,博济同学回忆孙中山说,孙中山“平时寡言笑,有事则议论滔滔,三教九流,皆可共语”(孙逸仙博士医学院筹备会编《总理业医生活史》)。由此可见,饱受西学薰染的孙中山,对中国传统典籍依然进行了广泛的阅读。


在博济学医期间,孙中山结识了郑士良和尤列两位一起畅谈时事,指点江山的同好,而郑士良更是后来也成为了孙中山发动反清起义的亲密战友。



✎郑士良(1863-1901)


郑士良,广东归善县人(今惠阳),他是孙中山博济学医时的同学,同时也是广东天地会(三合会)成员。1895年广州起义失败后,他追随孙中山一同乘船避难日本。1900年惠州起义中,郑士良带领会党冲锋陷阵,成为了惠州起义的实际指挥人,郑士良带领会党力量参加革命,极大地增加了孙中山发动反清起义的信心,此后,争取会党也成为了孙中山早年进行起义的重要革命策略


西医书院学习学期的孙中山


1887年孙中山从博济医院考入香港西医书院(院徽英文名:Hong Kong College of Medicine for Chiese,1913年西医书院并入香港大学),9月他到设置在香港雅丽氏医院内的西医书院报名入学,10月3日正式上课,此后一直到1892年7月23日毕业,孙中山在西医书院一共度过五年多的时光。这段时间是孙中山生活较为稳定的时期,其学费由兄长孙眉从檀香山寄送。


西医书院学习期间,孙中山遇到了他早年非常重要的一位伯乐——康德黎先生(James Cantline)。康德黎是英国外科医生,当时是西医书院的教务长,他周一到周五上午7点30分给孙中山讲授解剖学课程,师生交流之中,慧眼识珠的康德黎意识到眼前这位让他十分喜爱的学生非同一般



康德黎(James Cantline,1851-1926)


孙中山入学不到半年,康德黎便带他随行出诊,1890年康德黎到广州调查麻风病重灾区时也带上他去锻炼。孙中山毕业后到澳门行医,康德黎怕他经验不足,每周日便不辞劳苦地从香港坐船去澳门协助孙中山做手术。广州起义失败后,孙中山在极端危险的情况下,逃回香港便即刻赶到康德黎住处,找恩师分析对策。另据孙中山研究专家黄宇和先生利用江英华(孙西医书院时同学)的回忆推断,康德黎曾从中牵线,并带病携孙中山和江英华到广州办理手续北上,推荐他们两位结识李鸿章



康德黎在西医书院讲授解剖学,照片摄于1893年,当时孙中山已毕业


1896年,避难伦敦的孙中山被清朝驻英公使馆绑架,一旦逮捕回国,后果不堪设想。康德黎争分夺秒的开展营救工作,他先报告警察局,随后告知英国外交部,并在未等到回复的情况下,通过媒体爆出事情原委,最终,使馆迫于各方压力将孙中山释放。


据江英华回忆:“孙先生在院时,喜与同学谈及反满,辄为余言:医生救只几命,反满救人无量数,吾此生舍反满莫属矣!”(吴寿颐《国父青年生活》)。当时与孙中山畅谈革命的主要有陈少白、尤列、杨鹤龄,四人并称为“四大寇”。



✎“四大寇”合影,左起为杨鹤龄、孙中山、陈少白、尤列,后立者关景良不在四寇之列,照片摄于西医书院


陈少白与孙中山是西医书院同学,他们遇到休假,经常谈论洪秀全以及反满之事。后据陈少白回忆:“我四人之志,犹洪秀全也,因笑自谓我侪四人,其亦清廷之四大寇乎!其名由此起,盖有概乎言之也。时孙先生与我,尚在香港医学院肄业,而时人亦以此称之。”(陈少白《兴中会革命史要》)


1892年孙中山成为香港西医书院首届毕业生,在他所修的十二门学科中,植物学、化学、解剖学、生理学、药物学、病理学、法医学、公众卫生产科等十门课程获得“荣誉成绩”。从西医书院创办到并入香港大学,仅有两人获此殊荣,而孙中山更是其中成绩最优异的那一位。


毕业典礼上,香港总督威廉·罗便臣爵士(Sir William Robinson)亲自担任大会主席并给孙中山颁发了优秀毕业证书,其中文版文凭上写着:“香港西医书院掌院,并讲考各员等,为给执照事:照得孙逸仙在本院肄业五年,医学各门,屡经考验,于内外妇婴诸科,俱皆通晓,确堪行世。奉医学局赏给香港西医书院考准权宜行医(licentiate)字样。为此发给执照,以昭信守。”


孙中山行医


孙中山从西医书院毕业后,在澳门议事亭前地开设医馆,又在草堆街开设中西药局。孙中山为自办中西药局,向镜湖医院借款2000银元,镜湖医院只需孙中山还清本金,于是他就同时也来这家华侨自办的中医医院内兼用西医赠医成为了中西医结合并用的奠基人。



✎澳门议事亭前地现况


镜湖医院赠医主要面对贫苦的华人,草堆街中西药局位于华商聚居区,主要针对华人中上层,而议事亭前地的医馆则主要收治葡人和富人。孙中山在澳门的行医活动照顾了不同阶层的利益,加之有广结善缘,医术高明,名声很快便传开。



✎澳门镜湖医院旧照


✎澳门镜湖医院旧照


1893年7月18日《镜海丛报》“本澳新闻”中列出过孙中山澳门行医期间医治的六则病例


六十一岁的香山人陈宇,患沙麻病八年,十分痛苦,送孙医治后,十天便痊愈。

西洋某妇难产,请孙治疗,母子都得保全。

某卖面小贩,肾囊大如斗,孙用医械去其积水,行走如常。

大隆纸店两个伙计不慎被药水灼伤胸口及头面,伤势严重,孙用药物敷之,伤口十天便得到恢复。

某客栈伙计夫妻吵架,妻子赌气半夜吞洋烟自杀,早晨八点才被抬到孙处,孙尽力救治,病患起死回生。

香港安抚署职员尤其栋患有吐血之症多年,久治不愈,到孙处就诊后,一个月便康复。


其中,为洋妇上门接生一则是孙中山在澳门大量收治外国人的缩影,也埋下了葡萄牙医生嫉妒和排挤孙中山的祸根。


孙中山曾自述在澳门行医受排挤的经过和转到广州行医的原因时称:“盖葡人定律,凡行医于葡境内者必须持有葡国文凭,澳门葡医以此相齮龁,始则禁阻予不得为葡人治病,继则饬令药房见有他国医生所定药方,不得为之配合。以是之故,而予医业之进行猝遭顿挫,虽极力运动,终归无效。顾予赴澳之初,并不料其有是,资本损失为数不少,旋即迁徙至广州焉”(孙中山《伦敦蒙难记》)。离开澳门后,他将当时行医用具赠予当局留念,这些用具现陈列在澳门国父纪念馆内。



✎澳门国父纪念馆


1893年春,孙中山到广州西关冼基行医,设东西药局。那时候,他在自己的药局定下两个规定:上午10点到12点为赠医时间;出诊期间,不论难症急症,诊金都是随意。


有一次他途经香山县时,本乡有一个叫亚庆的10岁小孩有豁嘴的缺欠,整天流口水,被伙伴讥称“崩庆”。亚庆父母请孙中山医治,孙中山便对病人进行手术,缝合唇口。虽然亚庆嘴唇有疤痕,但是裂唇已完整。孙中山此例手术轰动全乡,数十年里面,亚庆常向人说:“孙文先生好,补了我裂唇,不漏气了。”


有个叫武泌的牙患病人,各处投医几个月后仍然医治无效,找孙中山医治后药到病除,孙中山表示不需要收医金,也拒受礼物。这位患者为报答恩情,就在广州《中西日报》上登了一则鸣谢启事


“孙逸仙先生学宗孔孟,业绍岐黄,合卢扁而擅专门,内治与外施并美,统中西而探奥旨,针砭并刀割兼长,其平生医学精纯,业经大绅诸公合词称颂,登诸岭南诸报矣。余也不敏,质朴无文,偶罹牙齿之灾,竞彻晨宵之痛,痪俨不伸之指,秦楚寻医,患同如捣之心,星霜屡易,诸医罔效,累月经时,幸遇先生略施小技,刀圭调合,著手成春,数月病源,一朝顿失。复荷先生济世为怀,轻财重义,药金不受,礼物仍辞,耿耿私心,无以图报。谨将颠末,爰录报端,永志不忘,聊摅微悃,不特见先生医学之良,亦以表先生人品之雅云耳。”


作为医生的孙中山无论是医德还是医术都是医界的佼佼者,陈少白评价孙中山行医的成功时称:“很奇怪,不满两三个月,声名鹊起,几乎没有一个人不耳闻其名,极端钦佩的。就诊者户限为穿,他这一年的医金收入,计算一下,竟有一万元之多。但是他并不积蓄,总在各方面用出去,以至赚到的钱,到手就完”。行医第一年的收入就能开五家医馆,这在今天看来也是十分了不起的成功。



--- iSYSU ---

文案:吴湘、张应焘

编辑:吴湘

资料来源:

《三十岁前的孙中山》

《中山大学校史1924-2004》

《我的祖父孙中山》

《布衣总统孙中山》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院史馆网页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欢迎投稿&加入我们

zhongdaguanwei@163.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