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连线|“降成本”政策去年为TCL增收6000万,呼吁财税优惠政策扶持半导体产业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6-20 16:36:0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用改革的办法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多措并举降成本”成为热议的话题。、,提出了《关于对半导体显示/芯片产业加大支持力度的建议》


希望政府继续出台政策加大对半导体显示和半导体芯片产业的支持;继续保持国家对项目资本金投入政府财政贴息的政策;免除企业利润转增资本所缴纳的企业所得税,鼓励企业以税后利润再投资新项目。


,多次呼吁国家加强政策扶持,为企业减负,振兴实业。


,政府对产业的阶段性支持,是必不可少的。“半导体芯片和半导体显示产业是提振我国电子信息产业竞争力最重要的基础,希望国家采取切实有效的综合措施支持这些产业的发展。”


实际上,此前“营改增”等减负降成本措施,已为TCL这一电子信息巨头企业带来了很大的利好。“减税降费政策为我国大部分企业带来了实惠,激发了市场主体的更大活力。,就TCL集团的实际看,2016年的减税降费政策为企业增加收益6000多万元人民币。另外,国家对出口退税企业实行分类管理,出口退税周期整体显著缩短,在减轻企业负担的同时,也为企业节省了资金成本。

建议适当降低税率


作为电子信息产业技术、资金最密集的领域,过去几年,中国企业新投入进大量资本到半导体芯片和显示产业中,我国的半导体芯片和显示产业的竞争力和规模正在快速赶上国际领先水平。而惠州的TCL等巨头企业,在这方面也有不少新动作。


“半导体显示和半导体芯片两个产业的单个项目总投资均超过500亿元人民币,其中资本金约占50%。在经济和产业市场较好的情况下,净资本回报率很难超过10%。,TCL集团旗下华星光电相较于国内同业,虽然经营效率、效益一直在行业内保持领先,没有发生过年度亏损,但也曾经有过季度性亏损,平均资本利润率只有5%—6%。


,我国企业进入这两个产业的较晚,与韩国的三星、LG,日本的夏普、东芝半导体等先行企业相比,面临着高昂的折旧摊销成本,成本竞争力处于明显劣势。“这一困境靠企业自身能力难以解决,需要在未来一段时间(至少5年)国家继续出台相关产业政策。”


他呼吁,通过适当降低税率等扶持上述两个产业企业发展。同时,希望在半导体芯片产业推行的“两免三减半”、“五免五减半”及6%增值税率政策也能够在半导体显示产业中推行。


他还建议继续执行国家对重大项目资本金投入政府财政贴息的政策。同时,参考借鉴国外对半导体显示及半导体芯片产业新工厂设备投资的10%,直接抵减投资企业的企业所得税的做法,他建议国家出台类似的财税政策,对这两个产业的企业以税后利润再投资新项目,即利润转增资本部分,免除企业所得税,并返还利润再投资金额已缴纳的企业所得税。


政策扶持有助产业赶超国际


从全球消费电子领域来看,包括惠州在内的不少中国企业近年来上升势头迅猛,一方面得益于不断加大自主研发创新力度,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国家对于电子信息产业为代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在政策方面的大力扶持


,电子信息产业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主力军,近年来各地企业和政府支持半导体芯片和半导体显示产业的投入非常大。“随着这些项目的投产,未来几年,中国在半导体芯片和半导体显示方面很有希望成为全球的主导力量。”


他介绍,以半导体显示产业为例,TCL旗下华星光电逐渐成为集研、产、销一体化的世界级企业。其中,投资465亿元建设的华星光电G11项目,是当今全球最高世代液晶面板生产线,有助弥补我国在大尺寸、高端显示产品的市场空缺。


“半导体芯片和显示产业具有投资金额大、技术门槛高、回报周期长、资本回报率偏低等特点,对于企业而言,巨大的资金压力,往往导致新投建项目社会融资面临困难。,在实体经济中,资本和技术密集型核心基础工业的投资回报率比较低。因此,发展之路非常艰辛,需要获得更大的支持力度。


“未来,TCL也将加强半导体等核心产业的建设力度,同时也期待国家出台更多的具体扶持措施,帮助企业取得更大的成绩。”他说。


■对话

中国企业作为群体正在崛起


希望在产业发展前期给予优惠政策


南方日报:对于扶持发展半导体芯片和半导体显示产业等战略新兴产业,您希望看到哪些具体的措施?


:由于折旧费用比较高,前期量产爬坡的周期比较长,希望在产业投入的前期,根据国家“十三五”规划和“中国制造2025”规划,能对相关薄弱的产业、大力发展的产业,制定出一些指导性的政策,配套一些财税政策。这样可帮助企业渡过产业发展前期的5—8年。


企业要承担主体责任。任何一个项目投入、经营,责任在企业,盈亏也是企业要背的。当然,现在正在实施的政府投入15%的资本金,政府不承担经营责任,我觉得这样的政策很好。政府不干预企业的决策和运营,企业就要承担资本金回报的安全性。我们产业要求的支持政策是阶段性的,企业不可能长期靠政府支持。


新款黑莓手机已获不少订单


南方日报:最近,TCL发布了新款黑莓手机。近年来,TCL收购的国外品牌在国际上有不错表现。结合“一带一路”,中国企业应该做些啥?


:当年并购汤姆逊和阿尔卡特,给我们带来的困难和挑战是很大的。最重要的一个经验,就是国际化之路不是平坦的。TCL移动通讯产品是TCL在海外销量最大的,但是在中国市场没做好,是我们非常遗憾的一点。


这次TCL不是收购黑莓,而是获得黑莓全球独家设计和销售的授权。在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前夕发布的新一代黑莓产品,体现了黑莓原有的特点,用键盘操作。这个产品是我们的一个大亮点,黑莓展台几乎每天人都挤得满满的,大家很有兴趣。在这个展会当中,获得的订单数量已经不少了。我们希望黑莓这样一个中高端产品成为TCL在海外系列的一个补充。


我们也看了全球各大品牌举办的展会,很多中国企业成为这些活动的嘉宾,说明中国企业是一个群体的崛起。如果中国企业不是一个群体的崛起,不是中国品牌相互支撑,单是靠个别企业很难在这个领域里面建立更大的市场。


华星光电应用了约1000个机器人


南方日报:人工智能对制造企业未来有何影响,在TCL的战略里,人工智能有怎样的位置?


:从工业企业来讲,智能制造是一个重点发展的领域。“中国制造2025”是说中国制造能力提升的第一步,工业能力的提升,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正在开始大力导入智能制造的概念,比如说华星光电,用了大概1000个机器人。智能设备就是一个机器人,智能设备和自动化设备最大的差别是智能设备能够自主判断自己的工作,自动化设备是不断高效重复自己的工作。


华星光电的工厂整个车间人很少,基本上看不到人,只有设备出现问题的时候,人才会到,所有制造流程不是人工干预完成的,因为它的精度很高。现在的工厂正在进行智能化系统改善和提高,不断积累生产过程中的各种数据,对可能发生的问题预早作出判断,预早去解决,不要让它影响到你实际生产的流程。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周欢

编辑|贺婧宜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