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吃到病死猪肉了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9 14:08:5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想,提起食品安全很多人肯定是比较失望的,因为吃的有没有问题谁知道呢。往往我们真的不清楚外面的食品到底安不安全,而这其中一直发生着很多不可告人的故事。
广东:20人卖出10万斤病死猪肉
最近广东法院对于病死猪肉的案件作出受理,据悉20人卖出至少10万斤病死猪肉,要求赔偿1006.2万元。问题猪肉如今经常发生,那么你知道如何识别病死猪肉吗?
猪肉是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食物,很多人都喜欢吃。然而问题猪肉总是频频出现在市场上,这让不少消费者很是忧伤。
放任病猪、死猪入场屠宰,对猪肉喷洒或浸泡有毒有害液体后进行销售,最保守估计,流入市场的病死猪肉最少也有十几万斤!新快报记者昨日从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以下简称“消委会”)获悉,3月8日,广东省消委会代表消费者,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请求法院令此案中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以及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的犯罪嫌疑人20人承担赔偿金1006.2万元,在省级以上新闻媒体公开赔礼道歉,并承担律师费及诉讼费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
据介绍,这标志着经过多年酝酿,广东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正式打响第一枪,而此案以惩罚损害赔偿作为诉讼请求则开创先河,属全国第一宗“消费公益赔偿之诉”。
问题猪肉至少卖了一年半 流入市场至少十万斤
2015年8月13日,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与深圳市市场稽查局在惠州惠阳和深圳平湖等地开展联合执法,抓获了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以及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的犯罪嫌疑人共计20人。
据了解,惠州市惠阳区沙田屠宰场相关涉案人员,放任无检疫合格证明的病猪、死猪入场屠宰,并将检疫合格证发放给前往屠宰生猪的客户,致使问题猪肉最终流入市场;周某光、周某星、柯某超、冯某钦等一干人通过不正规渠道屠宰或购买猪肉,并对猪肉喷洒或浸泡有毒有害液体后进行销售。
根据被告之一叶某兵的讯问笔录,被告叶某兵2014年2月到沙田屠宰场工作,从他上班开始就看到屠宰场屠宰死猪病猪,到2015年8月13日被抓,本案被告实施生产、销售存在严重质量缺陷的问题猪肉已经长达559天。根据被告刘某锦的讯问笔录,沙田屠宰场平时每天多的话有10多头病猪,最少都有2-3头有问题的病猪。被告柯某勇的讯问笔录则显示,一头猪一般都是100多斤——这意味着,案发之前,至少有十万斤病死猪肉流入了市场!
北京:3万斤病死猪肉被人食用
臭气熏天的冷冻室、发黑的冻肉、变质的猪内脏……这是北京市房山区一处非法生猪屠宰点的场景。近3万斤病死猪肉,就从这里源源不断流向高校食堂和人们的餐桌。
令人惊奇的是,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竟然没有被一家监管部门发现,直至群众举报,才让涉及北京多个市
场的病死猪肉产销链浮出水面。8日,北京海淀区法院审理的这起案件,揭开了病死猪肉从屠宰点到餐桌的乱象。
病死猪肉“攻陷”批发市场和超市
2012年9月,北京市警方捣毁了位于房山区良乡镇侯庄村的一处非法屠宰点,而此时河北定州人吕江永已在这个隐蔽的院子里屠宰、销售病死猪已达一年多。在臭气熏天的冷冻室里,猪肉、猪皮、猪油、内脏凌乱码放在一起,有的已经变色变质,令人作呕。
事后,北京市兽医实验诊断所对这些没盖检疫章的猪肉出具的检测报告称,猪肉组织中猪伪狂犬病等检测结果为阳性,可判定该批猪肉为病害肉。
而这些可能对人造成严重危害的“问题猪肉”被去皮后,堂而皇之出现在北京市海淀区锦绣大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继而被批发到北京多家早市摊点和正规超市销售,一部分被直接销售到饭店、早点铺。
吕江永的老乡李红河在锦绣大地市场从事猪肉批发生意,2012年春节开始从吕江永处进货。“正规渠道进肉一般9元多一斤,从吕江永手里拿只要6 .5元,加价一元卖给零售商,还是比正规渠道便宜。”李红河说,他前后从吕江永手里进货2万多斤,获利2万多元。
据了解,吕江永从病死猪贩子手里拿货的价格是每斤1到2元钱不等,而吕江永的出货价在每斤6元左右。一年多的时间,吕江永卖出的病死猪肉近3万斤,获利十几万元。
因为担心猪心、肺、血脖肉有病,吕江永都扔了,但对于猪头、猪皮、其他内脏,吕江永却是“物尽其用”。“骨头是五毛一斤,猪头是一块五一斤,猪小肠是一块一根,猪皮是七八块钱一张。”吕江永说,这些病死猪的猪头、内脏等一般被人买去做熟食,而猪皮则被人买去做肉皮冻。
办案人员说,查封屠宰场时,用塑料袋装着的一些猪内脏都已经发黑变质。
“搭票”闯关检疫制度被“架空”
吕江永说,病死猪都是猪贩子送货上门,来源他也不清楚。
这些未经任何检验检疫的病死猪肉甚至被端上了北京邮电大学餐饮中心新食堂惠风餐厅的学生餐桌。2012年5月开始,何某经营的公司向惠风餐厅供应五花肉和肉馅,而这些肉均是锦绣大地批发商田某提供的病死猪肉,而田某则是吕江永的另一个“大客户”。
高校食堂向来是食品卫生的“重地”,各高校食堂一般对食品原材料都有严格的检验制度。惠风餐厅的经理程某说,何某每次送肉都给“动物检疫合格证明”。然而,这些病死猪肉又是怎样“检疫合格”后进入大学的食堂呢?
一般生猪屠宰后进入市场销售,必须由动物检疫机构出具检疫合格证明,而猪肉上面也要盖检疫章。一般检疫票是“一猪一票”,每张票有编号,分割出来的每块猪肉也都有相对应的编号。“但事实上经常是一张票被反复使用,无论是市场管理人员,还是餐饮机构,都没有多少人认真去看。”一位办案警官说。
而这个巨大的漏洞为病死猪肉“裸奔”打开方便之门。据介绍,李红河和田某也从正规渠道进货,他们就拿着正规的检疫票,交给“下家”以应对进场检查,而很多市场和餐厅根本不会细看这些“张冠李戴”的检疫票。
位于海淀区的北京城乡仓储超市猪肉摊位经营者江某也是李红河的“下家”之一,凭借着李红河提供的检疫票,有的时候甚至不用检疫票,江某就顺利地把这些病死猪肉摆上了超市的货架上,而这些去皮肉一般都是绞成肉馅卖给顾客。
就这样,国家严格规定的猪肉检疫制度被“架空”,大量未经检验检疫的病死猪肉从脏乱差的非法屠宰点“一路绿灯”。
我国对猪肉生产的监管是分段监管,即从养殖、屠宰、加工到销售划分为多个环节,每个环节设置相应的监管部门,涉及动物检疫、工商、卫生、质监、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等多个职能部门。
办案人员表示,从这个非法屠宰点的设立、病死猪肉贩卖到病死猪肉流入市场直至进入老百姓餐桌,没有一家监管部门发现其中存在的问题。
作者:涂铭
长沙:无证私宰1300头生猪
本报3月13日讯  食品安全无小事。今天,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审结一起非法经营罪案,主犯杨某在未办任何证明的情况下,私自屠宰千余头生猪,因而获刑11个月。
2016年2月至8月期间,杨某在长沙天心区黑石铺街道私自建起了屠宰场,在没有办理相关许可证明的情况下,自行采购生猪并批发销售。同时,他还以每宰杀一头生猪26元的薪酬聘请王某(另案处理)来宰杀生猪。
经查,在杨某两人非法屠宰生猪的6个月内,共私自宰杀生猪1301头,非法经营数额达400余万元,每头生猪获利60余元,扣除王某工资2.7万元,杨某则获利约5.1万元。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杨某在未取得国家畜牧部门的批准下,私设生猪屠宰场,其行为已构成了非法经营罪。故判处杨某有期徒刑11个月,罚金人民币3万元。同时,将杨某非法获利所得5.1万元依法予以没收。 记者 杨昱。

中国养殖网提示:食品安全一直存在诸多疑问,吃的健康一直都很难。(文章摘自:长沙日报, 参考消息,北京晨报,中国养殖网综合)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