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一朵花开的力量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8-02 10:21:1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朵花开的力量

作者:周小娅

惠州是一座旅游城市,我每天都是游客。这是一个奢侈的季节,别说园子里、院子里铺满了花瓣,就是马路上、广场上、西湖的水面上也铺满了花瓣!清晨,我就是踩着这些花瓣去上班。

“花朵开始走动/整整一个春天的花朵/酝酿一场开放……”桂花是在哪一个清晨喷吐芳香,木棉花是在哪一天的寒风里燃烧了一片天空,凤凰花是在哪个一夜之间如烟似霞,玉兰花是在哪一个月色里掉落在你的鬓角发际……每每,那天那时那刻,我会像小学生一般冲动,要写一则日记,要写一篇作文,或者对这个那个朋友诉说花香的浓度和花开的速度,便常常为自己有这样的“天真”而惊喜,多少次以为自己心情不再,情怀已老,多少次以为自己形销心死,意气灭泯,然而,这颗心还没有麻木,竟然还没有麻木,可见,生活中的阴霾也有无能的时候,我以为它总是笼罩着我,笼罩着我,没想到一朵花开就把它突破了一个口子。以前,并不曾感觉到一朵花开的力量呢,哪怕就是千朵万朵花开,也只是赞叹她的美丽,何曾认为她是一种力量呢?

有一句话让我非常震撼:“风儿可以吹走一张大纸,却无法吹跑一只弱小的蝴蝶,因为生命的力量是不顺从。”老实说,除了梁山伯祝英台的凄美故事,谁会当真认为蝴蝶是“生命”呢?而且那轻若鸿毛的一抹色彩,还有不顺从的力量?但自从看到这句话,我就被这句话所折服,由此也非常钦佩这句话的原创者,很佩服他的观察和人生观。

生活于大自然中的人,决不可能抑郁不欢,无动于衷。谁说花无语呢?花开的时候,你如果肯仔细地去端详,你就能明白它所说的每一句话。看看,珍贵的栀子花开了!这乡野小花,到了城市精致的绿化带里怎么也放不开,只开着稀稀落落的三两朵,或唯一的一朵。栀子花原本算不上珍贵的。小时候住在外婆家,屋后山上开得丛丛簇簇,我们这些小姑娘提篮采撷栀子花是每年一度的快乐景致。栀子花的洁白和香韵,如特写镜头般推出了整个山野的素雅之美。可是,我们一双双小孩子的手却要把洁白芬芳的花朵摘下来,因为它们是这个季节农家餐桌上的菜肴。食花,那时候可不是美容和保健的行为,而仅仅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生存理念,靠山吃山。采回一筐半篓栀子花,外婆脸上的皱纹便得到稍稍的舒缓罢,何况栀子花吃起来爽脆清香。洁白芬芳纯美厚道的栀子花,是典型的贫民之花呢。

食栀子花这样一桩盛事,对于我,却是极为痛心的体验。那么童贞纯洁少女般的花朵,被外婆一勺沸汤浇下,香销玉勋!我惟有悄悄留下几朵插在墨水瓶子里,聊以放任一个小孩子家对美的迷恋与凭吊。

清晨的上班路上,那一朵两朵栀子花在那里静静地候着,她知道我会伫立她跟前,与她交目,与她心语,与她共叙悠悠久远的陈年旧事……栀子花的色调作为一种怀旧的衬景,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栀子花的香味用来清濯心尘,是再好的也没有了。这也就是一朵栀子花的力量吧。

人们能够感受到凡高的《向日葵》的力量,而对身边的一朵花开,不曾留意过罢。


周小娅,湘人。湖南作家协会会员。曾是《湘潭日报》、《厦门晚报》、《惠州日报》专栏作家。“九十年代小女人都市散文”代表人物之一。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