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观研究专栏▕ 关于秦观佚诗《梅花百咏》的质疑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2-21 07:04:3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轻松关注本刊~~~

日本学者池田温2003年在其《从〈梅花百咏〉看日中文学交流》一文中,披露了日本藏有秦观佚诗《梅花百咏》的信息。文中说:据管见所及,《梅花百咏》的始作俑者是北宋的秦观(字少游,1049—1100年),这部诗集从《古梅》《早梅》至《十月梅》《二月梅》,共录七言律诗百首。日本有书林丁子屋仁兵卫刊印的和刻训点本,卷末附有熊谷立闲写于天和元年(1691)的跋记。秦观有40卷的诗文集《淮海集》传世,但《梅花百咏》不在其中,说明当初就是以单行本流播的。”[1]天和元年(1691)即清康熙二十年,是此和刻付刻的年代。作者认为,秦观是梅花百咏这一创作方式的始作俑者,属于秦观名下的百首七律咏梅佚诗,是集外别行,并以抄本传入日本的。迩来有国内学者进一步指出,国内清华大学图书馆等藏有《百梅一韵》一书。该书四卷,明人汪元英校订,卷一《宋高邮秦少游咏梅一百首》,内容与和刻本《梅花百咏》相同,相异处盖有三:一是标题(书名)不同,二是单行本与合刻本不同,三是正文文字颇多相异[2]该书卷二、卷三、卷四分别收录《于肃愍公咏梅诗一百首》《中峰和尚咏梅诗一百首》《涵虚子咏梅一百首》,即作者分别是明代于谦、元代释明本、明人朱权的同韵七律咏梅诗各百首。

而对照宋代咏梅文学及相关材料分析,这百首咏梅七律是否是秦观佚诗、其著作权当否归于秦氏名下?笔者不能不有所质疑。

 

         

 

质疑一:秦氏同时代的人、特别是师友圈中人为何无人赓和?

今按《淮海集》中秦观只有一首咏梅七古诗,作于元丰年间。诗云:

海陵参军不枯槁,醉忆梅花愁绝倒。

为怜一树傍寒溪,花水多情自相恼。

清泪斑斑知有恨,恨春相逢苦不早。

甘心结子待君来,洗雨梳风为谁好?

谁云广平心似铁,不惜珠玑与挥扫。

月没参横画角哀,暗香销尽令人老。

天分四时不相贷,孤芳转盼同衰草。

要须健步远移归,乱插繁华向晴昊。[3]P138—139

《和黄法曹忆建溪梅花》

元丰三年(1080)秦观作此咏梅诗时,已经拜识苏轼、苏辙有年。此诗一出即颇得好评,苏轼、苏辙、参寥等师友圈中诗人多有赓和。对此诗秦观本人亦有自得之意,据吴聿《观林诗话》载:太虚又云:仆有梅花一诗,东坡为和,王荆公尝书之于扇。’”[4](上册P120)元丰七年(1084)苏轼得此诗而作《和秦太虚梅花》首和之。[5](中册P597)《王直方诗话》云:秦少游尝和黄法曹忆梅花诗,东坡称之,故次其韵,有西湖处士骨应槁,只有此诗君压倒之句。此诗初无妙处,不知坡所爱者何语,和者数四。”[6]2P1168—1169)其和作年代,以黄庭坚诗《花光仲仁出秦苏诗卷,思两国士不可复见,开卷绝叹;因花光为我作梅数枝及画烟外远山,追少游韵,记卷末》[7](卷八)最晚。黄庭坚这首徽宗崇宁三年(1104)晚年迁谪途中作于衡阳花光寺[8]P401)的和诗,诗题不短,其中透露的信息亦颇有价值:花光长老出示给黄庭坚的秦苏诗卷,即前引秦观咏梅诗《和黄法曹忆建溪梅花》和苏轼和作《和秦太虚梅花》的手书长卷,其时秦观和苏轼皆先后作古,这说明彼时黄庭坚见到的秦观咏梅诗也仅此一首而已。所谓秦观佚诗《梅花百咏》中《水墨梅》一首花光仁老是名手,绛县陈玄非俗人云云,此正为组诗非出秦观之手的反证。故而秦氏倘作有咏梅的百篇巨制,师友圈中焉能毫无声息、无人赓和?

质疑二:从宋代咏梅文学的发展来看,百咏之制起于南宋,至南宋末达到高潮;秦观如何可能在北宋一枝独秀

从宋代咏梅诗歌的发展来看,北宋苏轼及苏门文人的咏梅诗创作无疑首先最值得关注。苏轼咏梅诗计有47篇,创作时空始于元丰初贬谪黄州,延伸至绍圣初左迁惠州。苏轼不但元祐三年曾就咏物专门发表诗人有写物之功”[9](68)的意见,其后更提出梅格之说。元祐初年苏门在京师的西园雅集活动更对咏梅诗的创作有一定的助推。黄庭坚存有咏梅诗三十余首,多作于元祐初。秦观方外友人参寥,咏梅花诗亦复不少。但苏、黄、参寥都无百咏之制。

百咏是南宋才出现的咏梅诗创作方式,至南宋末达到高潮。据当代梅花文学、梅花审美文化研究专家程杰先生研究,见诸记载的最早的《梅花百咏》出自南宋高宗朝的李缜(1109—1164)之手,而到南宋后期和宋末,采用梅花百咏这一创作方式的诗人计有近30家。[10]P414—415)秦观如何可能在北宋就以百首咏梅七律一枝独秀呢?

质疑三:南宋、元代与咏梅文学相关的多种总集,为何皆不见选一首?

其一,南宋陈景沂(1201?)编辑的植物专题类书《全芳备祖》,成书于南宋理宗宝祐年间(1253—1258)。是书前集27卷,为花部,辑录有关植物128种(附录10种)。其中,梅花排在花部之首,合红梅与腊梅为两卷。是书体例在每种植物名之下设事实祖赋咏祖乐府祖,以汇集各类故事、掌故、诗词和语句,构成子目。梅花赋咏祖下共收咏梅诗186首,绝大部分都是宋人作品,但无所谓秦观佚诗《梅花百咏》中的任何一首。[11]

其二,方回(1227—1307)编于元世祖至元二十年(1283)、按题材专选唐宋五七言律诗的《瀛奎律髓》,为何也一首不见选录?

 《瀛奎律髓》虽非专题咏梅诗总集,但其中梅花一类是单独且收诗最多的一类。该书卷二十梅花类收录七言咏梅律诗计148首,加上五言律诗61首,为咏物类中最多。其中,宋人七言律诗141首,作者从宋初林逋至宋末入元的陆太初;但无所谓秦观佚诗《梅花百咏》中的任何一首。

而方回在此类下不但有意选录了若干师友之作,甚至连一些关系较疏、作品本身也并不看好的咏梅诗都收录了,此以予爱梅,故及之[12]P815)两相对照,应当不难说明问题所在——直到方回入元后的时代,并无所谓作为秦观佚诗或单行的七律《梅花百咏》。

质疑四:岁寒三友的说法,最早出现于南宋绍兴年间;而《梅花百咏》中却有《松梅》《竹梅》两篇,作为整体的《梅花百咏》又怎么可能是秦观的作品呢?

据程杰先生研究,岁寒三友说正式出现在南宋,最早也是绍兴年间;周之翰《热梅赋》春魁占百花头上,岁寒居三友图中之语,是宋人使用这一见于绘画作品的最早材料。[13]P194—196)而《梅花百咏》中却有《松梅》《竹梅》两篇,《松梅》首联云谁是琼仙护卫神?相依唯有大夫真;《竹梅》一篇尤具代表性内涵,诗云:梅花傍竹倍精神,竹傍梅花清且真。梅似白鸾迎翠凤,竹如君子对佳人。梅香度竹浮三径,竹影藏梅绝一尘。梅竹岁寒心不改,年年梅在竹边春。那么,作为整体的《梅花百咏》又怎么可能是秦观的作品呢?是为内证。

质疑五:假定此《梅花百咏》是秦观南迁后所作,则其生前为何不曾见称于苏轼之口?身后南宋重新编刻秦观文集时,有条件收录为何却漏收?

元符二年(1099)秦观雷州编管,苏轼适谪居儋州,两人隔海相望而实近,于是秦观得以恢复了与苏轼间的通问。他托人至儋州递至自己所作书法和诗歌作品多幅给苏轼,苏轼看后大为赞赏,但其中并无《梅花百咏》[5](下册,P1318);秦、苏北返前曾短暂相会于雷州,秦观亦未出示《梅花百咏》[14]P576—577)。假定此《梅花百咏》是秦观南迁后所作,则其生前为何不曾见称于苏轼之口?

秦观诗文集北宋时即曾行世,后因徽宗崇宁间诏毁元祐党人文集之板而同毁。张表臣《东湖丛记》卷一《张右史集序》云:自黄豫章、秦少游、陈后山、晁无咎诸文集,皆以次第行世。后署绍兴十八年闰四月十八日[15]P49)随着建炎末名誉的恢复,秦观诗文集在绍兴初亦得重编和刊行,如果秦观确有《梅花百咏》,南宋重编文集时是有条件收录的,作为诗歌作品也应该收入,因为即便是文类等级低于诗歌的词,在秦观的身后也是被编入《淮海集》中,没有集外单行。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卷十九著录:秦少游《淮海集》三十卷。”[16]P1017

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十七别集类中著录:《淮海集》四十卷,后集六卷。”[17]P510)南宋编刊秦观诗文集,完整流传至今者,如乾道癸巳(1173)高邮军学刻本《淮海集》四十九卷,包括前集四十卷,长短句三卷,后集六卷——主要收南迁后诗文作品,今藏日本内阁文库;国内国家图书馆则藏有绍熙壬子(1192)谢雩重修本。假定此《梅花百咏》是秦观南迁后所作,身后南宋重新编刻其文集时,有条件收录为何却漏收?

 

 

笔者推断,这一组百首七律咏梅诗,应是久佚的冯子振七律咏梅组诗的张冠李戴。现存最早的七律咏梅百咏,是元人释明本(中峰和尚)唱和元人冯子振的赓和之作。

考察元人释明本与冯子振唱和情况,应是释明本分别赓和冯子振原唱七绝、七律各百首。明人田汝成(1503—1557)《西湖游览志余》记载:明本善吟咏,赵子昂与之友。学士冯子振甚轻之,一日子昂偕明本访子振,子振出示《梅花百韵》诗,明本一览走笔和之。子振犹未以为然,明本亦出所作九字《梅花歌》以示子振,子振竦然,遂与定交。”[18](卷一四)《西湖游览志余》初刻于嘉靖二十六年(1547),《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是书虽以游览为名,多记湖山之胜,实有关宋元者为多。……因名胜附以事迹,鸿纤巨细,一一兼该,非惟可广见闻,并可以考文献。”[19]P383)可见对此书的史料价值评价不低。据上文记述,唱和事发生在杭州;但具体年代未交代。笔者以为大约在仁宗延祐(1314—1320)间,杨镰《元代文学编年史》将此事编年于元英宗后至治元年(1321[20]P313—314)。考较三人年齿和行迹,延祐六年(1319)赵孟頫与冯子振已一起在苏州雁荡村为释明本即中峰和尚修建草堂[21]P57—58),则相识唱和事必在此前;且释明本圆寂于元英宗后至治三年(1323)八月的天目山师子院[22](卷四八),故《元代文学编年》系他与冯子振的唱和于至治元年(1321),时间疑似偏晚。

四库全书本冯子振、释明本撰《梅花百咏》,冯子振百首七绝每首下皆有释明本的七绝和诗;释明本的百首七律和诗,则收于此《梅花百咏》之附录,题下释明本自注和冯海粟作[23]该书《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考述云:元冯子振与释明本倡和诗也。……是编所载七言绝句一百首,即当时所立和者是也。后又附字韵七律一百首,则仅有明本和章,而子振原倡已不可复见矣。”[19]P1025

冯子振身后其诗散佚甚多,百首七律咏梅原唱大约混淆、误系于明代嘉靖以后。明周瑛(1430—1518)《敖使君和梅诗百咏序》:梅为诗一赋百绝,自冯海粟始;一赋百律,自僧中峰始。近学诗君子皆追和之,其思健矣。”[24](卷二)已经不知道冯氏有原唱存在。隆庆、万历间的明人和作,如周履靖(1549—1640)也仅和冯子振七绝《梅花百咏》,并题《千片雪》合刊行世。到汪元英校订《百梅一韵》的万历时期,明人已将冯氏原唱混淆、误系于秦观名下了。

  

参考文献:

[1]池田温.从《梅花百咏》看日中文学交流[J].浙江大学学报,20035.

[2]李定广.新发现秦观佚诗〈梅花百咏〉辑考[J].杭州:杭州师范大学,201509.

[3]徐培均.淮海集笺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

[4](宋)吴聿.观林诗话[M]//历代诗话续编.北京:中华书局,1983.

[5]孔凡礼.苏轼年谱[M].北京:中华书局,1998.

[6](宋)王直方.王直方诗话[M]//宋诗话全编.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

[7](宋)黄庭坚.豫章黄先生文集[M]//四部丛刊初编.上海:商务印书馆,1922.

[8]郑永晓.黄庭坚年谱新编[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7.

[9](宋)苏轼.评诗人写物[M]//苏轼文集.北京:中华书局,1986.

[10]程杰.中国梅花审美文化研究[M].成都:巴蜀书社,2008.

[11](宋)陈景沂.全芳备祖[M].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2](元)方回,李庆甲.瀛奎律髓汇评[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13]程杰.宋代咏梅文学研究[M].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2002.

[14]徐培均.秦少游年谱长编[M].北京:中华书局,2002.

[15]周义敢,周雷编.张耒资料汇编[G].北京:中华书局,2007.

[16](宋)晁公武,孙猛.郡斋读书志校正[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17](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

[18](明)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M].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9](清)永瑢.四库全书本总目提要[M].海口:海南出版社,1999.

[20]杨镰.元代文学编年史[M].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2005.

[21]王毅.冯子振年谱[J].中国文学研究,19901.

[22](元)虞集.道园学古录[M//四部丛刊初编.上海:商务印书馆,1922.

[23](元)冯子振,释明本.梅花百咏[C].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24](明)周瑛.敖使君和梅诗百咏序[M]//翠渠摘稿.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

订阅·投稿·查询

1.点文章标题下的“中国韵文学刊”进行订阅,或者扫码下面的二维码订阅,或者直接搜微信公共帐号:中国韵文学刊

2.投稿网站:http://www.jxtu.net/xtdxzgywxk/ch/index.aspx

投稿邮箱:yunwenxuekan@163.com

3.关注后输入关键字可浏览过刊目录及部分文章,如查询2014年第1期,输入“201401”即可浏览。本刊为季刊,一年四期.


多一份关注多一份力量。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