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仲勋如何面对一名惠州干部的尖锐批评?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18 13:44: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近日看书的路子和以往不同,喜欢上看一些领导人的传记,《习仲勋传》就是其中之一。



习仲勋主政广东两年余,作为一个广东人,应该去了解那两年都发生了什么事。


前些年《习仲勋画传》正式出版的时候,爆出了三张习大大年轻时在惠州留影,轰动一时。那时候的习大大还在清华大学学习,暑假期间跟随父亲在粤东各地考察。彭麻麻所说的习大大有一张都教授的美颜脸蛋,所言非虚啊!



1978年8月,习仲勋(左三)在广东惠阳农村调研。在清华大学读书的习近平(左一)利用暑假时间参加社会实践,随同父亲一起下乡。右一为惠阳地委书记李富林。



1978年8月,习仲勋在博罗县罗浮山与124师领导合影。一排左二为习近平。



1978年8月,习仲勋在广东博罗县调研。前排中间站立者为习近平。


从《习仲勋传》中可以得知,习仲勋在惠阳地区调研的时间,开始于1978年8月4日,历时数天,期间下了基层,开了座谈会,发表了重要的讲话。不过最让八妹感兴趣的,倒是习仲勋离开惠阳地区后,一个名字叫麦子灿的惠州干部(惠阳地区检察分院),居然给时任省委第二书记、习大大的父亲写了一封尖锐露骨的信。这封信即便现在看来,措词用语之尖锐、尖刻,超出上下级的容忍度,仍非一般人所能承受。


信的开头就充满火药味:“我同你不熟悉,也未见过面,只听过你讲话的传达,只见过你的指示发表在报纸上。但从上述的接触中,我感觉到你还是一个爱听汇报,爱听漂亮话,喜欢夸夸其谈的人。


信中列举习仲勋对惠州地区治水两大工程——淡澳河和潼河整治效果评价过高,不符事实:“这些漂亮话都是纸上和口头上的东西,都是听汇报得来的。但群众意见如何,群众呼声如何,你有否去听一听,是否真正如惠州地委讲的那么漂亮?我劝你认真下去听听群众的意见……你一讲话,就表了态,骑上了这只大虎更难下啊!”


再就是批评习仲勋处理群众来信来访不及时,搞“假把式”,“我看你讲的重视群众来信来访也是漂亮话,是句空话!因为你只讲,没检查督促。”在这封1500字来信的结尾,还不忘“激将”一下习书记:“你讲话中不是常说爱听刺耳话,说什么‘良药苦口利于病’吗?现在给你提两个刺耳的意见,看你是否‘叶公好龙’?



习仲勋正确处理麦子灿的批评信,一直被引为美谈。


麦子灿恐怕没想到,他的信竟顺利寄到习仲勋手中。10月18日,习仲勋给他回信:“你的来信很好,对我们各级政府班子特别是负责干部目前的精神状态和工作作风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十分中肯的意见,我表示诚恳接受,并决定将你的来信转发各地,以便进一步把党内民主空气发扬起来。为了更充分地听取你的意见,现趁刘田夫同志(省委书记)前来帮助惠州地委整风之便,委托他同你面谈,并请刘田夫同志帮助地委切实解决你所反映的问题。”


随后,习仲勋在省革委会上自曝来信,他说,“这封信写得好,还可以写得重一点。下面干部敢讲话,这是一种好风气,应当受到支持和鼓励。不要怕听刺耳的话,写信的同志相信我不会打击报复他,这是对我们的信任。”



习仲勋在公开信中直言“长官意识”一意孤行的坏作风,让一些同志“身有余毒而不知毒”。


两天后,习仲勋又给全省县以上党委和省直局以上负责人写了一封公开信,将麦子灿来信和他的回信一并转发,“请在党委中进行讨论。”他说,“麦子灿同志对我的批评,是对我们党内至今还严重存在的不实事求是、脱离群众等坏作风的有力针砭,应该使我们出一身冷汗,清醒过来……”


综上所述,习仲勋非常成功地将一封批评自己的干部来信,转化成一股“兼听则明”的清流。36年后的今天,八妹仍从各种新闻端看到有一些“身有余毒而不知毒”的党员干部,完全漠视民意。比如前段时间海南某地拆迁行动,有群众拍了暴打妇孺的视频上网引起轩然大波,居然有的当政者要搜捕拍视频的人。这种现象,怎么能令人不出一身冷汗?


-END-

点击下列关键词  阅读更多八妹文章

野蛮生长的惠州楼盘 花姐

莞惠城轨惠州的沧海桑田

阿法狗

惠州封神榜

七年之痒被篡改的惠州地名 | 

歪果仁与罗浮

 | 60年代的惠州西湖

 | 小北京东坡祠

 |  惠州民国大学生毕业照 

 | 两个惠州 | 青蒿素

 |民国西湖游记 | 李嘉诚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